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彭华(印川)的博客

一花一世界,一沙一心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彭华,字印川,四川丹棱人。华东师范大学学士、硕士、博士,四川大学教授。主要从事先秦两汉史、近现代学术史以及中国儒学,巴蜀文化研究,业余写作人物传记。发表论文120余篇、散文30余篇,出版著作10部。著有《阴阳五行研究(先秦篇)》(2011)、《燕国史稿》(2005、2013)、《忠恕与礼让:儒家的和谐世界》(2008)、《金庸传》(2001)、《古龙传》(2001)、《马寅初的最后33年》(2005)、《马寅初全传》(2008)、《中国文化探秘 先秦篇》(2010)等,编有《王国维儒学论集》(2010)

网易考拉推荐

萧萐父先生与蜀学研究———兼谈推进蜀学硏究之我见(胡昭曦)  

2011-09-17 05:54:56|  分类: 历史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萧萐父先生与蜀学研究
———兼谈推进蜀学硏究之我见
2011-9-15  胡昭曦

    
    萧萐父教授(1924—2008),祖籍四川井研,出生于成都。我国著名的哲学史大家。1947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,后在成都华阳中学等校任教,曾被蒙文通先生聘于尊经国学专科学校授“欧洲哲学史”,又为《西方日报》主编“稷下”副刊。成都解放后,他被派参加接管华西协合大学,任过该校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等职。1957年调入武汉大学哲学系,长期担任教席,是武汉大学中国哲学学科(国家重点学科)的创建者与学术带头人。1999年离休。萧萐父先生是川籍学术大家、近现代四川名人、著名的蜀学学者,一贯关心和支持四川地区学术文化的发展,对中华学术文化基本元素之一的蜀学,有重要研究成果。笔者对萧先生仰敬已久,但对其论著具体研读甚少。此次“萧萐父先生与蜀学研究学术研讨会”实为学习良机,乃对所见萧先生部分有关专论蜀学的著述加以拜读(未包括其中国哲学史等论著中涉及蜀学的内容),于此谈谈初读后的感想和对推进蜀学研究更加发展之浅见,并志对萧萐父先生的纪念。
   
    一、萧萐父先生的蜀学论著及其学术贡献
   
    笔者所见萧萐父先生有关蜀学的专门论著有以下数种:(1)《蒙文通先生<理学札记与书柬>读后》(1981);(2)《论唐君毅之哲学史观及其对船山哲学之阐释———读<中国哲学原论>》(1988)①;(3)《蒙文通与道家》(1996与朱哲先生合写);(4)《刘鉴泉先生的学思成就及其时代意义》(1998);(5)《<推十书>成都影印本序》(1996,后加以修订为《<推十书>增补全本序》);(6)《“富有之谓大业”———1995年8月在宜宾唐君毅思想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》(1995)②;(7)《刘咸炘先生学术成就及学术思想》(1997)③。此外,萧先生又有《吹沙纪程》一书(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出版),其中收入以下7文:《刘鉴泉先生的学思成就及其时代意义》《“观澜明变见精神”》《蒙文通与道家》《唐君毅与乡土人文风教》《唐君毅思想的包容性》《唐君毅学思成就的历史定位》《唐君毅的哲学史观》,这些是萧先生按出版社统一要求,“从个人已出著作中摘录片断,缀为一编”(见该书“前言”)。萧先生学问精湛,成果硕大,著作丰富。蜀学虽非其研究重点,但有关论著的水平高、份量重,主要有以下贡献:
   
    (一)对几位蜀学大家着力探究
   
    刘鉴泉(咸炘,1896—1932)、蒙文通(1894—1968)、唐君毅(1909—1978)三位先生都是近现代蜀学大家、全国著名学术大家。他们在学术上承前启后,融汇创新,发展国学,振兴蜀学,是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和蜀学研究的重点人物,萧先生对他们着力研究,于推进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和蜀学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   
    萧先生还对他们的学术源流特别是与蜀学的关系作了梳理论述,在《<推十书>影印本序》中指出:刘鉴泉先生“家世业儒,誉流蜀中”,“他受薰于家学④,屡称引祖考槐轩遗说……继志述事,别有开拓”。在《蒙文通与道家》一文中说,蒙文通先生“于民初被荐入”“当时蔚然兴起的蜀学中心”存古学堂,“得受教于廖平、刘师培、吴之英诸大师之门”,“文通先生独能深入堂奥……蜕出师门(引者按,指廖师)……为蜀学的发展开辟出新的境界”。唐君毅先生是“金沙浪涌峨眉秀,几代灵根育大家”⑤。
   
    (二)对几位蜀学大家的学术精粹深入评析
   
    或直探其学问之精要,如对蒙文通先生《理学札记》写道:“一九七九年冬有成都之行,于蒙默同志处得见文通先生己丑、庚寅间《读宋明诸大儒》札记手稿……乃知文通先生究心于经学、史学、古地理学、古民族学、晚周诸子及佛典、道书,抉原甄微、卓然成家之外,尚有此专门之哲学论著。……殊非一般读书札记,乃深究宋、明理学诸家,含英咀华而别具慧解之作。”蒙文通先生尝自谓,他的学问最深处在于对宋明理学的探究⑥。对于蒙文通先生特有深入研究的道家,萧先生在《蒙文通与道家》中说:“蒙
    文通先生……二十世纪中国卓尔不群的国学大师、国史专家。淹贯经传,博综子史,出入佛典,挹注西学,超越今、古、汉、宋之藩篱,融会考据、义理为一轨,在蜀学渊渊传统中成为自觉承启者的一员。通观以明变,富有而日新,在众多学术领域皆有创获,抉原甄微,发覆有功;而对南北道家的思想分疏和对重玄道论的历史发掘,更是独具慧眼,别开生面,作出了划时代的贡献。”
   
    或挈诠其代表性著作,如对被学者称为“使五四以来的中国哲学史研究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”[1]的、唐君毅先生的扛鼎巨著《中国哲学原论》,专门撰写了《论唐君毅之哲学史观及其对船山哲学之阐释———读<中国哲学原论>》他写道:“君毅‘即哲学史以论哲学’的思想,主要体现于煌煌巨著《中国哲学原论》之中。此书体大而精思,胜义迭出。其中,首卷《导论篇》,就中国传统哲学中诸问题及重要范畴,展开了举纲张目的论析;次《原性篇》,就中国传统哲学中‘即生以言性’与‘即心以言性’的诸
    说(自先秦到清代)的衍变,评论其异同;次《原道篇》,则就中国传统哲学中综摄最广的‘道’概念的内涵(自先秦诸子到隋唐佛学),作了详尽的历史疏解;最后续出的《原教篇》,乃专论‘宋明儒学之发展’,而归结到王船山以其‘磅礴之思’对宋明哲学作了历史的总结,在方法论上尤具特色。”并称唐君毅先生“德慧双修,教泽广远,成就辉煌而流誉海内外学林,成为现代中国卓立不苟、自成一家之言的一代哲人”。
   
    或总揽其著作汇编,如对刘鉴泉先生之著述总集《推十书》的序言写道:“《推十书》,乃英年夭逝的天才学者刘鉴泉先生之重要遗著,是其所撰哲学纲旨、诸子学、史志学、文艺学、校雠目录学及其他杂著之总集,都二百三十一种、四百七十五卷。先生以‘推十’名其书斋及著作,盖有取于许君解《说文》‘士’字为‘推十合一’之意,亦藉以显示其一生笃学精思,明统知类,志在由博趋约,以合御分之微旨。”“先生未刊手稿经伯谷世兄数年之整理校勘,《推十书》已刊稿亦经诸贤之点校,汇为《推十书》(增补全本),且作为《巴蜀文献集成》之一种出版发行。……鉴泉先生承续了巴蜀人文风教的传统,故增补本的发行亦当为蜀学之研究推进奠定基础。”⑦还在《刘鉴泉先生的学思成就及其时代意义》一文中说:“刘鉴泉先生玄思独运,驰骋古今,所取得的学术成就最为突兀,堪称近世蜀学中的一朵奇葩。”
   
    萧先生以他对巴蜀文化和蜀学的深入了解,以中国哲学史大家的慧眼卓识,对这些学术大家的精粹学术成果,进行了颇有见地的评介,使学界能深细认识这些大家及其学术,也给予后学者以重要指导。
   
    (三)特重乡土人文风教,盛赞蜀学传统
   
    萧先生虽身在武汉、从事哲学史研究数十年,但他对家乡的风土文化和蜀学满怀深情,多次指出“四川拥有深厚的蜀学传统”,要繁荣蜀学研究,薪火代代相传。他希望宜宾学院的唐学研究“以弘扬乡土人文风教为主旨,由唐学研究而扩展至整个蜀学的梳理、继承和发扬”⑧。他还在《恭贺宜宾学院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成立》(2004年4月13日)中激情地写道:“蜀学渊渊,积健为雄。史赞苌弘,学辟文翁。严扬思玄,陈李诗风。赵蕤长短,宗密会通。眉山挺秀,潜书启蒙。代有精英,独步襄中。延至近现,更是郁葱。黑学译释,两代鞠躬。传统再造,六变九通。龙吟碧海,鹤唳长空。心炬之传,薪火无穷!”[2]
   
    (四)对四川地区学术研究机构的关心和支持
   
    四川地区同萧先生有过接触的哲学、宗教学教学研究机构,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他的关心和支持。其中,笔者所见文字记录较多的,是宜宾学院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(包括唐学研究中心),对此,何仁富先生的《乡土人文风教的现代意义———记萧萐父先生与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》有详细介绍[2]。
   
    二、绍继前贤,合力推进蜀学硏究
   
    萧萐父先生逝世后,有学者在《唁电?祭文》中写道:“志道据德,行著于乡。……传道授业,俾及学人。……晚年思乡,不忘四川;廖、蒙、刘、唐,如数家珍。……遗文念诵,钦慕愈深。”⑨道德文章,为人师表,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热爱乡土,精研蜀学,这是萧先生留下的宝贵财富。我为蜀中学人,当绍继萧萐父先生等前贤弘志,为繁荣巴蜀文化和蜀学研究贡献绵薄,鞠躬尽瘁。
   
    蕴含于巴蜀文化中的蜀学,是我国重要的地域学术文化,是整个中华学术文化的基本元素之一。开展蜀学研究,乃全面深入认识巴蜀文化和中华学术文化的需要,对于弘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,准确了解地情、国情和社会特色,培育民族精神和道德情操,建设文化强省,促进当代社会发展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近二三十年来,我省有关巴蜀文化和蜀学研究已有新的进展,取得了显著成果,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。有学者对此已作过清理和评论,此不赘言。在已有良好基础之上,笔者对当前推进蜀学研究(主要是学术思想方面),谈点个人看法,提出以下参考性设想和建议。
   
    (一)广搜深掘,扩充资料
   
    蜀学历史悠久,内容丰富,研究者众,许多原始的资料或研究性的成果还未掌握,甚至不知,有待广泛搜荟和深入发掘。笔者近年来于此深有感受,比如:关于尊经书院和《蜀学编》的探究以及档案资料的应用⑩;关于《筹蜀篇》、《蜀风集》瑏瑡;关于文物考古资料的应用[3];关于宋代双流县蜀学名人的概况[4]等等。搜荟的视野要广、资料要多,才有可能获得重点深入的线索,大体应包括纸本文献(含档案文献)、文物资料、电子文献、实地考察、口述历史等等;既要注意文教图博等单位的藏书藏品,更要注意民间社会的藏书藏品。近些年来,全省古籍普查、文物普查、地方志编修、《巴蜀全书》编纂、“非遗”考察、口述史搜集等等的开展,是很好的机会,能在蜀学研究上获得一大批新资料。
   
    (二)抉原甄微,集成创新
   
    蜀学源远流长,学者辈出,著作林立,资料浩瀚,评论多样,需要下大力气进行科学梳理,溯源辨流,融汇贯通,悉心考订,客观分析,认真加以集成,努力创新。
   
    需要研究的问题很多,建议当前重点开展:(1)进行学案式的研究。包括个案的、学派的、学统的、家族的;蜀学学者、蜀学重要著作。(2)开展蜀学发展史的研究。可先分别从断代的、阶段性的、专题性的、学科专业性的或地区性的做起。对一些重点问题,力争有所进展、解决或突破,例如,蜀学之源何在?如何解读谢无量先生的《蜀学原始论》?蜀学发展各阶段的划分及其特点,秦汉时期蜀学中的本土成分与中原儒学成分剖析,北宋时期的蜀学构成以及周敦颐、程颐学术思想在巴蜀地区的实际影响,蜀学中的儒道佛三家交汇(包括居士佛教)及其发展演变,近代蜀学中的中西学,现当代蜀学状况,蜀学与我国地域文化的相互影响,蜀学研究史等等。
   
    为此,争取在国家级、省部级有关科研课题中获得立项甚为重要。笔者了解不多,例举所知已立项者,国家项目如《国学视野下的地方学术:近代蜀学的兴起与演变(2005)、《蜀学发展与演变研究》(2010)、《巴蜀全书》(2010);省部级项目如《蜀学与中国传统文化》、《宋代四川理学研究》、《巴蜀易学研究》、《巴蜀春秋学研究》、《古代蜀学源流研究》、《巴蜀全书》等。希望国家和我省有关部门,适当增加地域学术文化研究的课题项目及其支持力度。与此同时,要加强我省地方文化史和各市州地方通史的研究,并把蜀学研究作为其中的重要内容。据笔者了解,正在编纂的《巴蜀文化通史》(省重大项目)、《巴蜀全书》(国家和省重点项目),都已把蜀学的内容作了规划和安排。正在编纂的《成都通史》,对成都地区的蜀学状况亦进行了梳理和论析。
   
    (三)交流切磋,合力推进
   
    我省已有数量不少的教育科研机构(包括国家和省部级研究基地、中心),对巴蜀文化和蜀学开展了成效显著的工作,研究成果激增,其中不乏具有创造性的成果。然而不足的是,有关学者和省内各有关机构缺少交流沟通,以致信息欠通,或致势单力薄、重复劳作、力量抵消,而且不能很好地切磋、互补、协作、共进。蜀学研究要形成合力,就要跨单位地组织重点科研团队,并走出巴蜀,作广泛交流;而巴蜀地区内的交流切磋,则是当前要务之一,其方式方法很多,要在有关单位领导和学术带头人重视。笔者试提一个建议,可否仿古代书院的“会讲”、近代“蜀学会”的“集讲”,建立“蜀学研讨会”制度?先从省会地区做起(有条件的地区亦可开展),在自愿参加的前提下,由一家或几家有关教学科研机构或学术团体轮流牵头筹办,定期举行(1~2月一次,每次一天),提出有关蜀学的研讨主题,预约1~2位主要发言人,并告有关学人自愿参加,会议围绕主题开展研讨。会议一切从俭。如果可行,可否请此次会议四川地区承办单位牵头,在这次会上协商筹办方案,并推出下次承办单位?
   
    (四)培养人才,持续硏究
   
    蜀学研究的内容中,涉及古代近代的学术文化颇多,需要相当数量的专业人员,否则会形成力量不够乃至后继无人、不能持续发展的局面。当前,在各地开展普及传统国学的教育的同时,还需重视传统国学专业教学科研人员的培养,其专业基础应包括熟悉繁体汉字,懂得音韵、训诂、目录、版本、考订、校雠等。通过学历教育、继续教育、古籍整理培训、参加专业工作、进行社会调查和田野考察等方式,有计划地培养所需数量的业务基础扎实、学风正派、研究能力强、具有创造性的专业人才,以保证研究不断线而更发展。
   
    广义的“蜀学”,是指巴蜀地区(主要含今四川省和1997年3月直辖前的重庆市地区)的学术文化,它是中华学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包含于巴蜀文化之中,其重点在于文学、史学、哲学几个方面,核心在于思想、理论;还有科技、艺术、宗教、民俗等等。本文只就学术思想方面,谈了一些感想和建议,希望得到各位师友的指教。
   
    参考文献:
   
    [1]唐君毅:20世纪新儒学的一代宗师[EB/OL].http://www.china.com.cn/book/txt/2009-03/25/content_17495898_2.htm.
    [2]何仁富.乡土人文风教的现代意义———记萧萐父先生与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[EB/OL].http://tjy.yibinu.cn/ReadNews.asp?NewsID=1214.
    [3]胡昭曦.蜀学研究与文物资料———宋代成都范氏墓志新见[J].西华大学学报(哲社版),2010(5).
    [4]胡昭曦.巴蜀文脉之传承发展———宋代双流蜀学名人概略[J].中华文化论坛,2009(S2).
   
    作者简介:胡昭曦(1933—),男,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主要从事宋史、巴蜀古代史的教学与研究。
   
   

   来源:《西华大学学报》(哲学社会科学版)2011年6月

网站编辑:钱翥

 

来源:四川社会科学在线

http://www.sss.net.cn/ReadNews.asp?NewsID=36486&BigClassid=9&SmallClassID=23&SpecialID=0&belong=sky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