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彭华(印川)的博客

一花一世界,一沙一心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彭华,字印川,四川丹棱人。华东师范大学学士、硕士、博士,四川大学教授。主要从事先秦两汉史、近现代学术史以及中国儒学,巴蜀文化研究,业余写作人物传记。发表论文120余篇、散文30余篇,出版著作10部。著有《阴阳五行研究(先秦篇)》(2011)、《燕国史稿》(2005、2013)、《忠恕与礼让:儒家的和谐世界》(2008)、《金庸传》(2001)、《古龙传》(2001)、《马寅初的最后33年》(2005)、《马寅初全传》(2008)、《中国文化探秘 先秦篇》(2010)等,编有《王国维儒学论集》(2010)

网易考拉推荐

岳飞“直捣黄龙”新解   

2007-12-15 10:46:18|  分类: 历史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岳飞“直捣黄龙”新解
吴朝阳
 
 
  大家都知道,成语“直捣黄龙”源出岳飞之口,表达了岳飞“直抵黄龙府,灭了金邦,迎回二圣”(引自《说岳全传》)的雄心壮志。这个成语的源头之一是《宋史·岳飞传》,《传》中原文是:
   
    “飞大喜,语其下曰:直抵黄龙府,与诸君痛饮尔!”
   
    事实上,这个成语比《宋史》更早的源头出自岳飞的孙子岳珂编定于南宋嘉定、绍定年间的《金佗粹编》及《金佗续编》。两书有三处与《宋史》大同小异的文字,是这个成语的源头,也是《宋史·岳飞传》文字之源。但这三处文字,写的都是“直到黄龙”而非“直抵黄龙”,更不是“直捣黄龙”。“到”与“抵”是同义词,从原始文献看来,今天流行的“直捣黄龙”的“捣”字,应该是“到”字有意无意间的“讹变”。因此,虽然“直捣黄龙”如今流传最广,本文仍然根据《宋史》,引作“直抵黄龙”。
   
    根据历史文献,岳飞对金作战的目标是明确的,他不仅要“从头收拾旧山河”,而且也要“雪”“靖康耻”。岳飞不一定如《说岳》所说,非要“灭了金邦”不可,但“恢复北宋疆土”应该是他基本的战争目标。“迎回二圣”作为“雪耻”的标志,是南宋全国上下的共识,因此也是岳飞的另一个重要战争目标。这个战争目标,岳飞不仅与南宋君臣一样常常挂在嘴上,而且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,行动上也朝着这个目标前进。明确了这一点,对我们理解“直抵黄龙”的涵义大有帮助。
   
    那么,“黄龙”该是什么地方呢?对照岳飞的战争目标仔细分析,答案有五种可能:(一)、金国的首都(“都城说”);(二)、岳飞认为的金国的首都(“误认都城说”);(三)、金国政治、军事、或经济上最重要的地方(“大本营说”);(四)、金国囚禁“二圣”的地方(“囚地说”);(五)、岳飞认为的金国囚禁“二圣”的地方(“误认囚地说”)。
   
    然而,历来研究岳飞的学者,似乎是忘了“雪耻”是岳飞的重要战争目标之一,因而都没有考虑最后提到的两种可能答案。
   
    《辞海》“黄龙”条说:“府名……岳飞有‘直抵黄龙府,与诸君痛饮尔’说,以黄龙府泛指金国大本营,表示收复失地的决心。一说岳飞误以当时的上京会宁府为黄龙城,所谓‘直抵黄龙府’实指上京而言。”提出的是“大本营说”与“误认都城说”。《辞源》只说“南宋大将岳飞谓‘直抵黄龙府,与诸君痛饮尔’,即指此。”闭口不提解释。著名宋史专家邓广铭先生在其《“黄龙痛饮”考释》一文中,则认定岳飞误认“燕京”(今北京)为“黄龙”。其他文献,也都在“都城说”、“误认都城说”及“大本营”说中艰难地做出选择。事实上,这三种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。
   
    首先,“黄龙府”并不是金国的“大本营”。立国之初,金国重视的是根据地的建设,苦心经营着“皇都”——“上京”会宁府。随着其对辽战争的进展,辽阳、大同、北京等辽国旧京也先后成为金国“五京”的组成部分,成为政治、经济重镇,但黄龙府却始终不过是诸多“军州”中的一个(“利涉军”、“隆州”)。更有甚者,《金史·地理志》把“隆州”列为“下”州,居民也只有一万来户(中华书局1975年版,552页)。可见,黄龙府显然不是金国的“大本营”。
   
    其次,黄龙府不是金国的首都,这翻阅历史文献即可明白,毋庸多言。而因其在金国的地位不高,认为“黄龙府”可以用以指代“金国”或“金国都城”也是不正确的。
   
    其三,岳飞不至于“错认”金国的都城。北宋末年,宋、金因为联合攻辽,双方使节来往不断,北宋马政、赵良嗣等人都多次出使金国,因而宋朝对金国的情况是了解的。不仅如此,宣和7年(公元1125年)许亢宗出使金国回来,写了一本《奉使行程录》,在宋朝广为流传。这本书记载了许氏出使时“自雄州起直至金帝所都会宁府共二千七百五十里”的详细行程,其第33程的起点是“黄龙府”,到“金帝所都会宁府”还有八程,五百里路。据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,许亢宗死于绍兴五年(公元1135年),此时的岳飞是荆湖制置使,正努力经营两湖,为北伐做准备,而距他说出“直抵黄龙”之言,则还有五年时间。宋、金交流如此频繁,文献条件如此详细,岳飞又是一个文武全才、留心政事、努力抗金的将领,说岳飞误以“燕京”为“黄龙府”,或者误以“黄龙府”为金国的都城,或者误以“黄龙府”为金国最重要的城市,都是说不通,也无法让人相信的。《“黄龙痛饮”考释》一文,根据一段阙文极多的文字,以己意猜测、补书缺字,来论证其“岳飞误以燕京为黄龙”的结论,猜测过多,靠不住。其结论与南宋对金国的了解程度相悖,很难让人信服。
   
    因此,岳飞“直抵黄龙”所说的“黄龙”,绝不是指金国的京城或者“大本营”,而是另有所指。我们认为,岳飞口中的“黄龙府”,指的是“金国囚禁徽、钦二帝之所在”。
   
    徽、钦二帝的囚禁地,一开始经过几次变动,后来在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移到了五国城。这个情况岳飞是知道的。《宋史·王伦传》说:“有商人陈忠密告(王)伦二帝在黄龙府,(王)伦遂与(朱)弁及洪皓以金遗(陈)忠往黄龙府潜通意,由是两宫始知高宗已即位矣。”《宋史·洪皓传》则记载:“方二帝迁居五国城,(洪)皓在云中,密遣人奏书,以桃梨粟麦献,二帝始知帝即位。”参照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卷40及《三朝北盟会编》卷221,这两段记载是可靠的,都是说建炎四年王伦、洪皓知道了徽、钦二帝的囚禁地,并派人存问。只是同一件事中,“二圣”的囚禁地,《三朝北盟会编》和《宋史·洪皓传》说是“五国城”,而《宋史·王伦传》则说是“黄龙府”。
   
    王伦在两年后的绍兴二年回到南宋,因而“二帝在黄龙府”或“二帝迁居五国城”的事实,南宋朝无疑是知道的。绍兴二年距离岳飞说出“直抵黄龙”之言还有八年,岳飞自然也有充分的时间知道这一事实。“雪”“靖康耻”为岳飞之战争目标这一事实,而“黄龙府”为“囚禁二帝之所”,可见“直抵黄龙”,正是为了“迎回二圣。”
   
    也许有人会说:“二帝”是在“五国城”,岳飞以“黄龙”指“囚禁二帝之所”,他是“误认囚地”。这话其实未必合理。金国的五国城自然是“胡里改路”的属地,但在辽代则不然。在辽代,“五国部”虽然离黄龙府很远,却是黄龙府的属地。《辽史》卷33《营卫志·下》记载:“五国部,剖阿里国、盆奴里国、奥里米国、越里笃国、越里吉国,圣宗时来附,命居本土,以镇东北境,属黄龙府都部署司。”(中华书局1974年版,392页)卷35《兵卫志·中》则说:“黃龙府都部署司:隗延突厥部,奥衍突厥部,北唐古部,五国部。”(中华书局1974年版,412页)而《金史》卷24《地理志·上》则说:“胡里改路,国初置万户,海陵例罢万户,乃改置节度使。”(中华书局1975年版,553页)也就是说,金国在包含“五国城”的地方设“胡里改”路,其实是在海陵王完颜亮的时候,是公元1150年代的事情。在岳飞想要“直抵”的时候,五国部并无“州”、“路”一级的建制。因此,南宋人沿袭辽代的说法,把它看成是黄龙府的属地,是无可非议的,岳飞说“直抵黄龙”,可以说并非“误认”。这,恐怕也是《宋史》“黄龙府”与“五国城”并书的原因。
   
    至此,我们论证了黄龙府不是金国的都城,不是金国的“大本营”,岳飞也不会错认金国的都城等结论,并指出“迎回二圣”是岳飞的战争目标,岳飞知道“二圣”在“五国城”,南宋有理由说“五国城”隶属“黄龙府”等历史事实,因而得出结论:岳飞所说的“黄龙”指的是“二圣”的囚禁地。他要“直抵黄龙”,目的是要做“雪国耻”的标志性事件:迎回二帝。而此前各家对“直抵黄龙”中“黄龙”的解释,都是不正确的。

 
 
来源:国学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